【胭脂劫】

                胭脂劫


作者:不详
字数:2万6千

  陈洛是港台有名的百万富翁,在港台之地经营着许多大小企业,包括赌场、
牛肉场、地下钱庄;由于生性风流正值壮年,且人长的英俊潇洒,为此曾风靡了
不少美娇浪妇……

  这次应日本某巨商之邀请至该地观光,他身边尚带行着片刻不离身的两位女
秘书兼情妇,娇艳如花的盈盈与妩媚性感的莺莺小姐。

  这是到达日本东京的第一夜,陈洛等先被招待在东京大饭店中,入夜已十一
点……

  陈洛与两位随行的美艳女秘书正在套房内一男两女,一箭双雕的作爱……

  盈盈长的一对水汪汪大眼睛,娇脸如花,尤其一张樱桃型小巧嘴巴,每当入
睡时,陈洛硬是要她拿着小樱桃口儿含着他的鸡巴睡觉。

  这夜也不例外,在异地套房内,他与两个美人剥的一丝不挂,盈盈鼓着小嘴
儿死命的在给他吹萧,他躺在大床中央,莺莺则蹲伏在他头上,挺着一只肥腻腻
穴儿给他舔盘子。

  「唔!唔!啧!」盈盈趴在他胯上吸吮了好一阵,忽吐出鸡巴来,换了换口
气,玉手紧抓着被他吮的暴跳怒顶的大阳具,嗲声嗲气的向正忙着吸吮莺莺小穴
的陈洛说∶「嗯哼!好人!够了嘛!给人家……人家也要嘛……」

  「扑嗤!」正在被陈洛舔吮阴户的莺莺见状,不由得浑身阵阵酥麻中笑出声
来,向一脸浪相的盈盈逗说∶「盈盈妹,何必问他呀!痒了自己坐上去呀!」

  「啐!死相!」盈盈小脸红红的瞪了莺莺一眼,白大屁股一扭坐身,正欲拿
穴坐套在陈洛的大鸡巴上,不料莺莺一个挣身,从陈洛头上滑下来,一口被吮的
滑腻腻穴儿,捷足先登的「咕噗!」一声,小穴抢先套入大鸡巴里。

  气得盈盈又羞又恼,玉爪一伸想推莺莺,但见她咬唇,大肥玉臀再一深深的
把男根到底的吞入穴腔内,坐的牢牢的,夹的紧紧的,任盈盈怎么推也推不动。

  「不来了!不来了!骚穴!浪穴!人家刚含硬起它,却被莺莺抢去了!

  不来了!」盈盈又羞又恼的扑入陈洛裸肌壮胸上,撒嗲着不停。

  陈洛一根大鸡巴正舒服的被莺莺坐磨着,见盈盈扑缠来,毛毛陡伸,捏了她
一把肥鼓鼓的阴户儿,但见淫水如注,满手湿腻,知盈盈已情潮泛滥不可收,但
又没多长一根,不能同时入双穴,只好甜吻她,一给她哄慰着,一面毛爪紧抓她
那湿腻腻肥穴儿,狠狠给她挖着,两指深搅穴腔内给她先止着些骚痒。

  「嗯哼!好哥哥!用力!挖!哎哟……不行了……愈挖愈痒嘛!……」

  「好妹妹忍耐点!莺莺再坐套一阵就换你来。」

  莺莺这时却已拿穴一上一下,正紧张的狠套着大鸡巴,陈洛舒服的享受着两
位大美人的温香肉体,约有二十分钟后,莺莺已浪哼哼套出一大股淫精来,趴在
床上一边软哼着。

  盈盈骚急急的娇躯一翻,叫了声「大鸡巴哥」,玉手一抓更怒顶的粗壮大鸡
巴,雪白粉腿分跨上陈洛身上两侧,那只已浪得一片模糊的蜜排穴儿、油嫩的两
阴户儿只搓了搓那火热大鸡巴头子,玉股一晃,玉齿一咬。「扑嗤!」一声,以
骚得将整根七、八寸长大鸡巴套入小穴内。

  大鸡巴硬撑紧了整个穴腔,龟头顶着子宫口,盈盈这才稍止了些骚痒,但窝
不了一回,她已一上一下的急套起来。陈洛以逸待劳,由她们全主动着,一面伸
出双爪,一手在盈盈身上深捏着她抛动的玉乳,一手玩揉着软趴在他身侧的莺莺
肉体。

  一会儿,他摸到二娇肥美屁股,摸着、抚着,陈洛风流成性,他爱玩美女肉
体,尤其女人身上有洞的地方,他都非得一探不可。

  莺莺和盈盈天生长的一副娇美身材,二女更也以各生就的一个肥美白嫩大屁
股,早经他一探后屁门之洞。此刻忽觉他魔爪揉抚玉臀,软睡的莺莺已知要糟,
心想又得尝得后庭花开之苦,急欲翻身睡好,而此刻正在陈洛身上倒浇蜡烛的盈
盈,尚不知情,还在浪哼紧套着大鸡巴。

  「好哥哥,亲哥哥……大鸡巴顶盈盈小穴好舒服……」

  忽觉他摸完屁股的手,一指在探屁门儿,盈盈才急止住了骚动。

  「好哥哥!又想玩人家后庭,这不行!我最怕插屁股……」

  陈洛被她这样一浪嗲,欲火大动,忽抱着盈盈,一个翻身压上她,拉起她一
双粉腿,直推上她玉乳间,使她那肥肥白白大美臀前拱突起,演出了紧紧双洞,
那浪穴夹了阵大鸡巴尚半开口着,而沿下一洞,屁眼儿却缩着奇紧,他拿着一个
高枕儿垫上盈盈玉臀下,大鸡巴一抵屁眼儿,盈盈已慌的扭动起来。

  「不!不!人家不要搞屁股嘛!这要痛死人嘛!」

  「心肝,我的美人儿,乖盈盈,我最爱你们这美臀儿,忍点,上次不也是入
过一阵不痛了吗?乖!」

  「不……不……我不要!要插,插莺莺的,莺莺的屁股比我美,哎哟!」

  「扑嗤!」大鸡巴在盈盈噪叫中,已强入进了屁门内半根,弄得盈盈闷哼一
声,贝齿咬的格格作响,大鸡巴已整根强入进奇紧屁眼儿内。

  盈盈抖哼着,屁门涨裂中一阵紧缩,夹的陈洛一根大鸡巴舒服的抱紧,他一
阵搅动,一面趐叫∶「好盈盈,乖妹子,好们的美屁股都美,都要一起插。」

  说着一下一下顶插起来,弄得盈盈一阵苦挨着后庭花开,莺莺早慌的睡正了
身,想拉被子包紧了身儿,不料陈洛只捅了几下盈盈的后庭,就一个转身扑来。

  「我的莺莺好宝贝,她也跑不掉。来!」

  「不!不!坏蛋,哪有人插屁股。」

  莺莺拼命抵抗,玉腿紧紧夹着,就是不让他插屁股。陈洛这样反而愈觉刺激
欲狂,大手边狂抚着雪白大屁股,用力突然将她翻身趴着,莺莺急的白臀乱摇,
摇的他大鸡巴更冒火,强奸似的硬抱紧了她白大屁股,分着那深深谷沟儿,但见
那妙臀一点,奇紧的迷人,他不顾一切的将大鸡巴头对上那屁眼儿一阵乱顶,边
吐了一口水沫上助滑,只听莺莺杀猪似的叫了声妈。

  他舒服得直压在莺莺的玉背上,双手搓揉着莺莺前胸那一对粉般尖奶儿,捏
着、揉着,忽听身下人儿莺莺啜泣着∶

  「呜呜……不来了……呜……你欺侮人家……」

  「先生,莺莺哭了。」盈盈摸着发痛的屁眼儿,白着眼儿依过来责怪陈洛。

  陈洛大鸡巴依然紧插在莺莺美臀,闻言已止了些火动,睁目下盼,见莺莺梨
花带雨的娇泣着。

  「莺莺,我的人儿,别哭,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在台也不是给情人插过
嘛……」

  「莺莺……」

  「……」

  「好!好!情人不插你屁股,这好了吧!」

  「叭!」陈洛有点扫兴的拔出大鸡巴,却又痛的莺莺大叫一声,手抚后门,
一个侧卧,不理他了,边低泣着。

  陈洛直拿她没法儿,一根大鸡巴又火跳得正难受,只得一边向她赔不是,说
以后不强搞屁股,一抱过盈盈,要她坐在身上再套一阵穴儿。

  「不……不行!人家刚才被你一阵瞎搞,屁门和穴洞都酸肿了,再搞怕不要
人家小命。」

  盈盈肥白大屁股直在他腿上扭,直在他腿上扭着不依。

  陈洛摸着她雪白滑腻屁股,边抚边看着她一脸娇艳俏模样,一根大鸡巴被肥
臀挤更加难受,色眼溜了溜她粉胸一对白嫩嫩丰满尖乳儿,心儿一痒,手一把捏
住一只粉乳,揉着说∶「那,那你想办法把我阳精哄出来,不就没事了。」

  说着,大嘴吻住盈盈那迷死人樱口,一阵吸吮,吸一口美人香液「啧!」的
狂唧不已,毛爪双握住柔嫩丰乳,吻的盈盈心跳目,娇喘嘘嘘的急一把挣开口儿,
说着∶「好了嘛!人再给你含鸡巴就是了嘛!」

  盈盈羞答答的白了他一眼,推他半卧着她即伏着到他跨下,玉手拨了拨满头
秀发,殷红小口一张,尽量张大那两片樱唇,「咕!」的小嘴儿含入他整个大鸡
巴,香舌儿舔弄了马眼一阵,即扑着大鸡巴一上一下,如同小穴套大鸡巴似的拿
嘴含套起来。

  陈洛这才舒服些的享受美女吹萧,一边又伸手去摸抚身侧已止泣的莺莺。

  「好妹子,亲亲,来!也去同盈盈努力的将我阳精给吸出来……」

  「不知道!」莺莺故意不理会。

  「好妹子,你还生气啊!别气,我给你舔盘子,消消火。」

  「呸!死鬼,色鬼!」莺莺扭着迷人妙躯不依的直啐叫。

  陈洛早已强拉着她一个转身,抱过玉腿粉股,「啧啧!」的大嘴直往她鼓鼓
肥穴儿一阵又吸又吮,那穴口儿上方一粒阴核他用力一吸,其挑得莺莺趐哼了一
声,小穴口已一片模糊。

  「哎呀!别……别吸了麻,痒死人家嘛!」莺莺芳魂飞颤的直趐叫。

  「莺莺快,快来合吸大鸡巴,看……它要出来了!」盈盈吐出紧含着的男人
大鸡巴,抱着如痴如醉的盈盈,双双玉道合贴着鸡巴,但见龟头红赤直硬,阳物
暴伸直抖,那油亮的大鸡巴子,又红又亮,看得下体被陈洛紧吸的发骚的莺莺,
嘤的一声,菱唇一张,一口紧吸住大龟头,一阵拼命吸吮……

  「快……对……用力吸它,我要丢了……」

  盈盈玉手紧握着玉茎,至上套下的淫叫叫着莺莺。

  一会儿,莺莺小嘴含紧大半根鸡巴,拼了骚劲的,也不怕顶穿喉咙约含紧鸡
巴套啊套的,那美艳的盈盈也小嘴大张,努力的吞吸鸡巴双卵蛋儿。

  二美骚浪的骚浪的狠吸的合吃鸡巴,只吸得陈洛抱紧莺莺的大屁股,大嘴发
狂的猛吸着莺莺的小穴。不一回,吸得莺莺娇躯抖了抖,又里大股淫精,小嘴巴
一吐出大鸡巴,软叫了声∶

  「好哥哥!」舒服得玉体直发趐,软瘫了,而陈洛在吃得满口莺莺的香暖阴
液时,那火涨直跳之阳物马口一松,也一股一股阳精直冒。

  盈盈接口吃了一大股阳精,忙吞下玉腹去,小嘴巴一紧,猛含住大半根直抖
冒热精的大鸡巴,一阵拼命狠吸猛吹,让陈洛丢得更舒服,射出更多精水来……

  「啊……够劲……你们这两个好宝贝……」陈洛美得也直趐吼。

  盈盈又吃了一大口阳精,这回没吞下,含在小嘴内,扑向软瘫丁的莺莺,压
住她,吻住她直喘香口儿,将口内的一大股精液,吐出一半给莺莺也吃上一口先
生阳精,二女边吻着,边互吸吮着男人精液,吞下肚内去。那两张美丽小唇上湿
黏黏的,下部二女另两张小嘴儿也在互磨着,密吻着,陈洛静躺着一边休息,一
边忍不住,毛爪又伸入二女互磨的下体间,温暖的探抚着穴肉儿。

  一会儿二女左右分贴睡紧他两侧,陈洛二掌分揉捏着二女尖笋型嫩乳,莺莺
已沈沈甜睡去,盈盈半眠着,小嘴儿甜甜的与陈洛蜜吻,小香舌儿半吐着,给陈
洛轻怜蜜爱的吸着吻着,陈洛轻握着她一只粉嫩乳房,细捏着小小尖尖的奶头。

  「盈盈我的美人儿,快一点了,困了吗?莺莺已睡了。」

  「嗯哼……」盈盈媚眼半睁了睁,勾了他一眼小嘴儿哼了哼,一付又娇又媚
的模样,陈洛代不住又吻了她红唇一下,看看双女的阴户有些红肿,爱怜的轻放
手中二女玉乳,双双抚了抚了娇肿热胀的阴户儿,挺起了身,刚一拉被想合盖上
三人时,床边小桌电话忽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谁呀?」陈洛拿起电话,盈盈已沈沈睡去……

  「是我,密司陈吗?」

  「哦!原来是山株式会社社长丰田先生,有事吗?」

  「这是地下私人俱乐部,我想请您来此一玩,在东京酒吧。」

  「好吧!」为着业务上之交往,陈洛自然应邀前去。

  夜…东京酒吧时钟指向一点整。

  当陈洛到达地下俱乐才知道这乃一高级地下色情场所,丰田先生迎着他

  替几个同业富商引介着∶「这位是敝处总经理,他是……」

  丰田先生逐一介绍着,从他身后套房间珊珊而来的是一位浑身充满性诱惑的
大美人儿,满脸蓬松着秀发,两只勾魂摄魄眼儿水汪汪的,丰乳肥臀,十足的喷
火型大妖精,东洋妖姐。

  陈洛看得心砰砰跳,丰田先生见得状,笑着介绍∶

  「这是本地下俱乐部的女董事长,姚子小姐……」

  「啊……原来是……久仰夫人艳名……」陈洛用日语答。

  姚子媚目一勾,也泣目了他一番,似也为陈洛的雄壮俊俏所摄,二人有些迷
色地对视了一阵,姚夫人这才一笑百媚生的回应了他一下∶「欢迎光临,请尽情
娱乐!」

  说着,转身乳波臀浪的迳自向浴室而去。

  临去前抛了陈洛一个媚眼儿,抛得他色心大动,下体一阵发涨……

  「陈兄,她是年芳四十出头的太上座,可别想啊!哈哈,来,再让我引介本
部一妖媚主持人,然后我们喝酒玩玩那些美丽的妖精,来!」

  丰田先生拉着到广大的客厅中,这院里真是个个美若天仙,美女如云,陈洛
在阵阵惊艳中,又注意到了几个特别动人的美女。

  最受注目的一对母女花,也是本部的女经理安娜夫人与其年芳十六的女儿贝
娜姑娘。

  另位主持人娜丽姐夫人,及两个迷死人的脱衣舞娘……山姬与胡姬小姐。

  陈洛真是看得眼花撩乱,最后介绍三位新下海的含苞待放妞儿时,他这才定
了神,仔细的打量这三个东洋处女。

  她们分红、黄、绿的均着了件低胸露背装,一个健美娇媚,乳突臀叫凯儿。

  一个满头迷人的乌发,一对勾魂妙目儿及长曲条丰满的吉田小姐,曲线玲珑
的身材,配上一张娇艳花容,陈洛吞了吞口水,丰田先生在旁看得呵呵一笑∶

  「怎么样,你中意那一位,今夜就选一位小妞去开苞如何?价钱方面一切我
做东的负责。」

  三位含苞待放的俏女郎似乎怒瞪了陈洛一眼,陈洛看出那眼光似乎包含了仇
视的意味,有点讶异,摸摸下巴,觉得三女有些怪异地方,因此间的所有女郎均
是笑脸迎人,怎么……

  陈洛心存疑念,暗下注意,一手却已无意间拉了叫凯儿的小美人儿。

  「好…好……密司陈,真有眼光,凯儿这小妞是最美丽的处女。」

  丰田豪笑着,喝了手中一大口酒,一放酒杯,忽拉着迷人美女吉田,似乎迫
不及待的向陈洛说∶

  「密司陈,这小美人儿让给你,我要摘这朵金丝花去,大家就各自玩乐去,
明日午时於公司上见,呵呵……」

  丰田说着抱起一脸似羞似怒的大美人吉田,迳自走向一间套房。

  一旁另二女,莎露和半贴在陈洛怀中的凯儿,二美美目似发出着紧急信号,
陈洛心中更闷纳,忽房中灯火半熄,变成一遍迷人粉色灯,主持人娜丽姐夫人忽
走上大厅正说∶「各位先生,时已二点,酒、舞宴已结束,请珍惜良宵,明夜见。」

  主持人娜丽姐夫人说完,厅中已放出柔和音乐,陈洛虽对凯儿三女暗疑,由
於也喝了烈酒,但见怀中人儿凯儿人比花娇,真美,尤其这娇水的妞儿一脸楚楚
动人相,别有一番风味。当再见到她那低胸装,滚滚起伏呼之欲出的粉乳时,他
已耐不住,一手圈紧她的细腰,一手推她花容,「啧……啧……」的吻住她两片
湿润红唇。

  「不……」凯儿似乎又慌又羞,欲拒还迎的半推着他。

  陈洛胯下鼓起之物被她紧贴扭动的丰臀,磨挤得再也忍不住,突然一把抱起
她,直入门牌挂着二号的套房。

  莎露乎不知所措的在一、二号房外来回急转着,心想∶

  「糟了,我们是来侦探的,这下子……」

  她乱转着,先步向一号房,想先给尤物吉田解围,这时在一号房内,丰田急
欲一插,这美发尤物,当吉田被剥脱得只剩掩身三点式时,急中生智,再改而扮
出一付消魂面孔嗲说∶

  「大……大老板…您先别急,让人家先……先去……小解……去……这才好
玩嘛!……」

  小尤物吉田推开丰田,避开他那一对色迷迷的淫眼,红着粉脸儿哄他。

  当她转身欲溜时,丰田忽反手抓着她淫笑说∶

  「小宝贝,快去快回呀,对了!那小宝贝儿放出水后,就不用洗净,快点回
来,让丰田叔叔给你吸干净。」

  「呸!色鬼!」吉田红晕着媚脸,啐了一声急溜出去,却闻得丰田又淫声怪
叫∶

  「呵呵!处女洞最补!快来呀!小宝贝!」

  吉田芳心急躁的出房,正好撞上欲进的莎露。

  「吉儿!你?」

  「呸!要死了,差点被那老色虫淫辱,莎露!凯儿呢?」

  「她,她被那位俊壮的中国郎抱进二号房去……」

  「啊!那可不妙,快…快去看……」

  吉田拉着莎露,急向二号套房奔去。当来到房门口时,吉儿忽刹住半裸娇身
儿,同莎露低说∶

  「我们看看凯儿她是否对付得了那中国郎,以免惊动他人……」

  「呀……要死了……」忽叫一声,莎露和满脸通红起娇身有点娇哼哼的。

  「怎么了?」吉田奇怪的看着她,莎露一脸羞态的小手指了指房门内,吉田
忙一掠头发,低身向内一望。

  但见房中凯儿非但未挣扎对付陈洛,反而热情无心的压着陈洛,两人一丝不
挂。使莎露怪叫的,是正好看到凯儿竟鼓着小嘴巴在狠吸那男人又粗又长的大鸡
巴。

  而吉田这好正好看到凯儿一脸妖媚浪相的吐出粗壮阳物,在拿香舌儿只弄大
鸡巴头子,只得那男人大鸡巴阵阵抖跳,只见那男人忍不住的一把推倒凯儿在床
上,两只大手猛拉开凯儿那双白白玉腿,拱出个那一茸深渴毛儿的鼓鼓小穴儿。

  那粗粗满凯儿口水的大阳具,只见那大龟头在小穴缝儿,挤了挤「咕……」
的竟尽根到底的插入凯儿的小穴内……

  「啊……完了……凯儿被破瓜了!」吉田失声的怪叫着。

  「你说什么?吉田。」莎露有点讶异的摇晃着一脸痴迷的吉田,摇着叫着,
吉田定了神,玉手一掩和口儿,似妒以气的嗔说∶「要命的,凯儿怎……怎忘了
任务胡搞起来……」

  莎露有点明白,咬咬玉指,低身再看,但见凯儿满脸泪痕,却似疯狂的摇晃
着如痴如醉粉脸,玉爪紧抓着压身上的大男人,那要的命阴阳交合地方,男人在
用力的弄着,凯儿也发狂似的股挺阴的迎着太难巴上下猛插小穴。

  床一阵刻烈的「吱呀吱呀」怪叫,床单一块一块淫精、浪水及一堆处女丹红
之血水……

  「嗯哼……好人……好大鸡巴中国郎……用力……啊……」

  「好,大鸡巴哥哥……」

  「呸!凯儿怎骚成这样子……」莎露脸晕红容,小手按住跳的趐胸,一挺娇
躯,看不下去。

  却见吉田软瘫似的依在房门边,天!那只玉手竟偷偷伸到三角裤内,在自掏
着私处,莎露再仔细一瞧……呸!吉田那薄薄的一条小三角裤竟已成了尿布了。

  她忙急躁的偷抚了抚自家妙处,怎么也湿黏黏的……不过,总比吉田的还好
一点。

  「吉儿,你这金丝猫怎么啦?怎也疯了?」她用力的捏了她一把扭晃着的肥
股儿。

  「哎呀!」吉田摸着屁股,这才回过神来。不觉失口的说∶

  「哎!那位中国郎真俊壮得迷人呀!」

  「吉儿!你还胡说什么?」莎露又好气又好笑的又扭了她一把,扭她美脸通
红,定了神。心儿却在想∶「哼!凯儿你这小浪货让你享了甜头,我吉儿却不能
让你独占哩!」

  二女定了定神,想到此来目的,吉田有意争风使性的,忽勾指在房门上敲了
敲。

  「谁?」陈洛正弄得凯儿欲仙欲死,凯儿已软瘫在告饶,他翻过这美妞儿肉
体,贴肚的压着她,正想将趐快的一根巨阳开她的美臀儿,来个后庭花双开苞。

  大龟头在凯儿肥美大白屁股上磨了磨,搓了搓,见她哼哼软笑,更迷死人,
大鸡巴头子一跳,搓下股沟儿往前在穴口儿磨了些淫水,即再回移往那干紧的小
屁眼儿。

  凯儿软软刚哼着说∶「哥!您干什么?」

  「我的小美人儿,中国郎要弄你的美丽大屁股,另一个仙洞……」

  敢情是要插屁股,慌得凯儿急扭臀欲翻身过来,房门这时正好起了敲门声。

  陈洛敏感的叫「谁?」却已被凯儿躲去屁股挨插,他扫兴的忘了穿裤子即跳
下床,猛拉开房门……

  「叹通!」「哎呀!」跌进了个大美人儿,半裸妙躯的小尤物吉田,陈洛怔
了怔,定神一看,只觉肉欲又一阵跳动,忘了顶了根大鸡巴的半低身,欲扶起这
也一想泄指的长发玉人儿……

  满头乌发的吉田,拨了拨秀发,媚脸一仰,正想大发妖嗔,不料这一仰脸,
正好碰上他一根火热大鸡巴,在粉脸上一搓,大鸡巴子正巧点住她红唇上,只羞
得吉田芳心狂跳,一时演身发臊了,又嗔又急的忙转开媚脸,那大鸡巴却又狠搓
了下粉颊,一丝淫液黏黏拉长了一线。

  这时陈洛那充满磁性的俊男之声叫了∶「美人儿。」

  这长发尤物也奈不住春思了。

  「嘤」的一声,小巧樱口一张,竟出他意外的,吉田猛一口含住他大鸡巴头
子,一阵疯狂吸吮着,只吸得淫心本冲动极了的陈洛,再也止不住「叭!」的撕
下她粉胸一付黑花奶罩,登时弹出一对与凯儿不同的尖尖乳峰儿,乳珠尖尖翘竖
起娇艳欲滴。

  陈洛低吼一声,一把抱起她直送床去。

  「叹通!」压着这长发尤物在床,两唇一接,火热的拥吻起来。

  「啧…啧…」「嗯……」吉田发出娇嘘喘声。

  美身儿直扭晃,陈洛吻过香唇,沿着玉颈直下粉胸,倏的一口气拼命的吞着
她一粒乳球,火掌紧捏另一只软球儿。

  逗吉田大声直喘,当他毛手探下按住她私处时,一片如豆浆般湿黏,他止了
止挑弄,吐出嘴中含弄的美女乳球,抬首下望。

  「璞哧!」他笑出了声,但见她三角私处,一条小裤已成尿布。

  被逗如痴如醉的吉田,媚目半闭的见他笑着正死盯着她下处瞧,这才警觉自
己穿的一条三角裤早已湿透得不像话儿。

  这才从沉迷中醒来,急欲挺身下床,不料陈洛已早的她一步,魔掌一挥,一
条湿粘粘约三角裤儿已飞下床去。

  她羞的「呀」了一声,陈洛却似发呆的一对色眼儿死瞪着她私猛瞧,但见两
峰夹一溪,溪中凸出一粒小红石,那高高一堆峡谷上,却长了一片格外迷人的黑
色闪闪小森林……

  「啊!好一个黑毛小仙洞呀!」陈洛忘形的一低头下去,吉田来不及收夹,
「啧!」的一响,那一座迷人的仙洞已满口的被陈洛吃个正着。

  只羞痒得她,浑身儿缩扭不已,「咚!咚!」小手直在他肩上搞,一阵阵羞
嗔骚叫∶

  「哎呀!那有人一见面就咬人那个……咬不…不要这样,痒死人!」

  她挣扎着,他硬是吸紧了她那毛穴儿,那粗粗舌头一副那尖突突起的小穴豆
儿,就惹得她抖叫一声,阴门发涨,浪水如泉涌。

  陈洛却吃得津津有味。

  这时门外的莎露又羞又急的想看又不敢的欲入又出。

  在床一边的凯儿,这已春风一度,花开蒂落的美妞儿,在一旁咬唇直吃吃羞
笑着∶

  「唔!痒死人嘛!凯儿你看他…好坏……」

  吉田抖叫,要凯儿救援似的,小手紧抓住她一只粉嫩小腿地,方一手抓揉着
床单,那下身妙处,已被陈洛吸得鼓涨得更饱满突,穴口直夹,但关不住一股股
趐喷的淫水……

  不一会,吉田一只妙穴儿被他吸干了水似的,她已全身软瘫床上。

  「啧」的一声,陈洛火红着淫目,忽吻别洞儿,挺起身将一根已涨得更粗更
长的大鸡巴,在软绵绵的吉田下身地方一阵胡乱狠搓了搓,大手双推,推起了吉
一双美丽长腿儿,拿过一高枕塞入她股下。

  使肥肥圆圆的大屁股前拱起,呈出那一点菊花纹似的小小屁眼儿,敢情他想
第一次就开了这娃儿的后苞,大鸡巴头子油腻腻的一顶,顶住那小得可怜的屁眼
儿。

  吉田娇哼哼的软卧中,美目紧闭,却不知万不料的,他竟在努力的顶塞她后
门,只见陈洛为恐她一醒而挣,抱着两只修长腿儿,往她上身压,双掌顺劫抓住
她直抖跳的一对尖奶子,拨轻捏着她两只小葡萄,使她更迷乱、趐麻、神魂飘荡
中。

  他一顶屁股,冷不妨的,大如鸭蛋的龟头「吱!」的一声,硬生生挤入她小
小屁门内。

  一阵肉裂暴涨刻痛,吉田猛清醒过来,刚「哎呀!」的叫了一声,他已再猛
一顶,一阵肉紧趐麻中,借着沾满淫水的大鸡巴,七寸连根的已直通入吉田的小
屁门内。

  「好痛啊!」只痛得美人儿杀猪似的一声惨叫。

  他已肉紧无比的一抽一顶起来。

  后庭花开,只痛得她死去活来,拼命的大哭大叫,陈洛恐惊动外人,忙低下
身,吻住她樱唇,下体大鸡巴舒服无比的急急一阵通着她奇紧臀眼儿。

  「唔……唔……」吉田苦挨着,浑身被他抱压缩着,挣不动身小嘴被封着,
也叫不出声。

  那火硬大鸡巴在屁门内来回搅翻,阵阵暴裂闷涨中,痛得她前面尿水直射,
香汗直流。一会儿……约百馀抽,屁门也搞松了,趐麻了,陈洛见她静了些,这
才吻开香口,揉着她双奶儿,大鸡巴急急的一阵狂弄她,猛插着那来得舒服无比
的干紧小屁洞……

  「唉呀……坏…坏蛋……哪有人插屁股……」

  「坏死了……这这回怎不痛……用力……」

  吉田迷迷糊糊的怪哼着,那美臀儿竟也晃动起来,惹得陈洛一边拼命狠弄,
一边狂抚着她全身的美肉。

  「小宝贝,不痛了吧?我给你尝这后庭花开味道不错吧!」

  「来!用力挺抛屁股,对!用力,好美的臀花儿,哥哥弄得好深深的……」

  「喔……我……我要死了……我不管……就弄死小浪妇吧……大……大鸡
巴中国郎。」

  吉田晃着满头蓬乱乌发,大屁股狂摇着,迎着大鸡巴猛耸后庭,一边骚狂浪
叫。

  一旁的凯儿,门外的莎露,二女呆呆的,忘形的自掏着私处与后臀眼儿,凯
儿尝了前洞之鲜,此刻再见后门之战,她心跳迷乱的直春思……

  「天哪!那……后面小小肛门也能挨插吗?吉田真是疯了,刚才叫死叫活的
哭号,这下又浪疯似的……」

  凯儿痴想着,不觉玉指猛挖入了小屁眼,内一阵裂痛,痛得她急缩指,瞪大
妙目儿,死盯着吉田那奇金屁门之狂吞巨阳,她真是看呆了。

  陈洛一面猛弄着吉田后庭,色眼一溜,正好发觉凯儿依近呆视之一脸骚相,
他淫笑了一声,放开抓着吉田一只乳房的右手,伸去拍了拍凯儿微晃的肥臀儿,
笑着说∶

  「小甜心,待回换你也尝尝后庭花开这别异味……」

  凯儿怔了怔神,这觉失态,忙羞呸了一声,吃吃娇笑的一卧下去,两条美腿
开处,那刚破瓜不久的小穴儿红红肿肿的像只小馒头儿,穴口正半开翻裂着,内
膜红鲜,美极了。

  陈洛不禁伸手怜疼的爱抚她,忽「叭!」的一响,抽出干弄吉田屁股的大鸡
巴,走到凯儿身边∶

  「小甜心,小美洞儿还痛吗?」

  他一掌轻揉着凯儿那热突的玉户儿,蜜吻着她嗲笑红唇。

  他胯下那大鸡巴久插二美,虽疲中的躺着,阳物却仍火硬硬的怒挺,真是性
中强手,百弄不衰。

  陈洛性欲极强,一搞非三时未能尽兴,他借甜吻凯儿爱抚她中,顶阳不憩。

  但,春潮正狂的吉田,忘形追扑过去,玉体压在他身上,直争吻骚嗲,玉手
紧卧巨阳上下直套着哼∶

  「好人……情哥……达令……」

  陈洛见她一脸浪态,美春波勾荡,「啧……」他迎向她,一手勾者她满头的
长发,一阵火热狂吻。

  吉田已热情奔放,红唇直吸他大嘴,香舌尽吐,他「哇」的吃了一口香液,
手移下摸着她挨一阵的美屁股说∶

  「美人儿,你自己上来,把那宝贝屁洞套下大鸡巴,就这样开苞……」

  吉田娇喘嘘嘘的,似乎已骚狂了心,一丝不挂的妙躯儿在他身上骚扭了扭,
臀儿一拱,腻腻的洞口对上了那根大鸡巴,玉手抓牢它,那穴儿对住大龟头一挤
磨,磨了半天,穴儿更痒,骚水如注的,却是套不进那肉棒头子,处女洞想一下
子套入巨阳,那不太容易,只骚得她拿着根大鸡巴,拼命磨穴儿,一边又骚叫∶

  「不……不行嘛……人家洞儿太小……这……这样套不进……」

  陈洛正悠闲的在摸吻凯儿,听见后回头,见她一脸又骚又媚的浪态,心头一
转,有意逗她。

  凯儿在一旁却又吃吃浪笑,依紧陈洛咬了他肩头一口说∶

  「狠心人,吉田还是处女,第一次就这么凶搞她,你就不能轻点吗?」

  陈洛忽一个翻过身,改正交姿的压着吉田,一面痛快的一抽一弄吉田嫩穴,
一田伸出一手摸去凯儿的屁股喘着∶

  「小宝贝,吉田骚劲儿比你烈,你不必替她担心,待回你等着看她如何浪出
了尖吧!」

  「拍!拍!」陈洛用力的弄着,大鸡巴急出急入的猛插着吉田浪穴,果然不
到十分钟后,吉田由挣变扭,从哭到哼的骚吟起来∶

  「唔……好情人……弄死小……小浪穴算了……」

  吉儿浪声怪哼着,惹得陈洛更用力狠弄,大鸡巴上下直捣花心儿,骚痒、
趐麻中笑说∶

  「我的宝贝大美人儿,来!我帮……」

  他伸出一只大手摸住吉田急得乱晃的大屁股,叫她伏好,大腿尽量分开,当
小穴口儿对紧那大龟头时,冷不防用力按下她屁股,只闻「咕吱」一声,偌大的
大鸡巴头儿,藉着润滑,猛一下塞进她紧夹的两片阴唇内。

  一阵裂痛,吉田来不及尖叫,他有意逗她的,紧接又猛按一下她大美臀,只
听吉田一声尖叫∶

  「哎呀!哇……」

  「咕吱!」又一响,七、八寸长的一根大鸡巴,整支被她的穴儿连杆儿吞入
阴户内。

  一阵裂、涨、闷、烧的痛,只痛得吉田浑身冷汗直冒,银牙咬得格格作响,
这含苞的娃儿,冷不防户破,再也忍不住的哇哇尖哭起来∶

  「哇!痛死人了……你……你好坏…那么用力……破…人家洞。」

  「简直穿透了人家肚子……哎呀……不来了……」

  吉田哭叫着,浑身抖挣起来,大屁股直乱晃。

  陈洛整根热棒儿被她夹紧在穴肉儿内,只觉一股热流直浸大鸡巴,知她处女
膜已破裂,那大鸡已被夹得死,加上她一阵的美臀狂摆乱挣,挤得整根肉棒儿舒
服得差点射精,忙咬牙硬忍了忍,放开一手摸抚抱捏的凯儿,双掌按住吉田肥屁
股,一阵更形用力摇按着她大屁股,仗那火热大鸡巴在肉穴内猛搅猛捣。

  「哇呀!你……痛死人呀……不……我不来了……救命……痛啊……」

  吉田痛得泪儿直抛,演身狂抖中,被他抱得死,紧那大鸡巴阵阵裂痛的小穴
内搅顶、猛钻,只弄得她哭乱叫。

  吉田简直浪出尖来,她愈形浪叫浪滚起来,大白屁股,扭如风车似的,大鸡
巴进出着妙穴,穴肉直翻,淫水、血水,床单上一块又一块的湿泄起来……

  好一阵,半小时后,吉田因是初次,禁不住凶捣,那淫水浪干了,人也软趐
了,陈洛不停的弄着,小穴又麻痛了起来。

  「唔……好哥哥……人家……真的不行了……饶了小浪穴……」

  「哎呀…不行……子宫都顶痛……痛……」

  陈洛连贯双娇,大鸡巴开过凯儿的处女洞,这回又给小尤物吉田的前后双开
苞,搞了三小时多,也差不多了,他肉紧着拼命的猛插、狠弄,弄得吉儿花容失
色媚失神,吉儿忍不住哭了起来,软抓着他直抖叫∶

  「哇!不行!人家小穴快给你捣坏了……好哥哥……」

  「小心肝……大宝贝…忍点…哥哥快……快出来了……」

  陈洛拼命弄,低吼着。

  凯儿看吉田真不行,再搞要出人命,可是自家摸摸小穴洞肿得像包子,再也
不敢领教,往下一探屁眼儿,干干的紧紧的,更不敢试闯后庭。

  怎么办?她呆呆的看着吉田一脸被弄得灰白相,想替又不敢再试,有点心急
中,美目一转,忽见门外偷窥的莎露在犹豫不决的似进又出……

  「莎露是你,快来呀!这时候是顾不了什么,快进来,吉田快被中国郎搞死
了……」

  莎露羞咬着唇儿,较绵绵的走到床边,凯儿急给剥衣拉裤,一面咬耳说∶

  「莎姊,别羞嘛!反正我们姐妹三人今天一同……」

  「别说了嘛,凯儿……啊!别脱三角裤……人家羞死了……」

  莎露羞又慌的推拉着凯儿在剥她最后一件粉红色小裤,挣扭间,一不注意,
莎露三角裤一解,被凯儿勾倒在床。

  「扑通!」一响,引过正欲狂的陈洛回头一看……

  「啊!好美的躯体,又一朵美丽含苞洋花。」

  莎露与吉田长得同样健美,肉儿却白细,只是较端正,害羞些。她趐胸两只
高高乳峰呈圆凸型,当她一跌绣床时,丝丝浓密阴毛掩半的迷人洞口半现,诱得
陈洛欲狂中猛吞一下口水,色呼呼的低吼一声,「叭!」的一响,大鸡巴抽离吉
儿嫩穴,一个虎扑,压止正羞喘着的莎露身上。

  吉田这才如逢大赦的躺在床上,凯儿依过去,见她一头长发,散扑媚脸,一
挨付整后的可怜相,见她直吐软气,令她心儿怜恤着她。

  「什么,你……你疯了,你和我的穴儿都已被他搞肿还痛……我!你是想他
屁股去挨他开……」

  「我是说……说……」凯儿羞红着粉脸,吞吞吐吐的。

  「说什么嘛?」吉田有点怔问。

  凯儿红唇猛一咬,呓呓说∶

  「我的意思是我们合力用……用嘴巴把他吸出来。」

  「啐!骚货!」吉田不由也火红了媚脸。

  「吉儿,只……只有用上面这张口儿嘛!我们下面那张口反正现在又不行,
他最爱女人含鸡巴,只要吸,用力把他一吸,就完事……」

  「吉田……他……他好狠呀!」

  「唔!凯儿他……他太强了,以后我们三人惟有联合着对付他……」

  「啊!」凯儿忽怪叫了一声。

  「怎……怎么……凯儿?」吉田软哼哼的见她美目直勾她下体,她不觉半挺
身,向下一望。

  但见茸茸的私处,红肿得又高,穴口儿开了个圆圆大洞,连同下一点的屁门
儿也裂翻肿突着,她向陈洛器笑了笑,凯儿一脸惊吓,她白了她一眼,啐说∶

  「小浪子,看什么嘛?你的还不是一样!」

  「不……不我……吉田……你比我肿得更厉害……他这狠心的人……」

  凯儿回首又有点气的回眸狠着陈洛。

  却陈洛已抱高着莎露两只美腿儿,大鸡巴一顶,但见莎露羞慌中一声尖叫∶

  「哎呀!」

  「拍!」

  凯儿玉手一掩粉脸,叫了声∶「完了,莎露也破了。」

  吉田一把拉倒她,二女抱紧在一起,互抓紧着,其中一声声听着莎露的阵阵
瓜破哀号声。

  吉田紧抓凯儿美臀直捏,凯儿银牙暗咬得格格怪响,床「吱呀!吱呀!」

  又震响了起来,间夹莎露声声浪啼声与肉碰肉的「扑滋!」「拍!」一阵剧
响。

  一会儿,凯儿忍不住美脸回过一看,见莎露玉容满泪痕中,咬牙怪哼,陈洛
一下一下拼命的大鸡巴节节到底的猛捅着她小嫩穴。

  「不行,这样下去,莎露的小穴也要受伤了!」凯儿忽妙目儿一转,羞死人
的咬咬唇,忽到吉儿玉耳边低哼说∶

  「吉儿,我……我看我们们合力把他弄出精来,不就完事……」

  「啐!」吉田媚目一闭,也不答,凯儿推着她,二女滚近陈洛身边,凯儿忽
又骚又媚的嘟着红红小嘴儿,趴近陈洛正顶弄着莎露的两物交合处,她娇滴滴的
妖媚无比地展示着她特别迷人的美目、红唇,香脸儿直往他肚子上擦,嗲声嗲气
的哼∶

  「好哥哥,这么久了,怎么还不出来嘛,您连插人家三姐妹好久了,快告精
嘛,小妹要……要吃……」

  凯儿妖精似的美脸儿直磨着他肚皮,小小樱口儿大大一张一嘟的,只刺激得
陈洛「叭!」声猛抽出紧弄着小穴的油亮大鸡巴,凯儿浪浪的一口即含住大半根
鸡巴,妖形浪态的一阵拼命猛吸猛套的。

  美得陈洛直喘吼……真叫∶「好宝贝,好乖乖……」

  凯儿更拼命的含紧大鸡巴套啊套,看得刚喘口气的莎露软声啐叫∶

  「呸!这妮子怎……怎爱得如此骚麻……」

  吉田咬唇在她耳边细说,莎露唇儿也一咬,一脸羞态。

  凯儿一阵猛含大鸡巴,仍不见出精,疯了似的更用力。

  似不怕顶穿喉咙的猛吸着大鸡巴,直到小嘴巴内几乎尽根了的含、套,惹得
陈洛肉紧的忽按紧她玉首,大鸡巴如弄小穴似的,一阵顶插凯儿的小嘴。

  顶得凯儿喉咙发闷,小嘴酸裂,差点闭过气去,不由得推他拚命乱挣,想吐
出塞得喉咙难受无比的大鸡巴,奈何这刻陈洛真已到高潮点,抱紧了她粉首,硬
是拚命的猛弄着她小嘴巴。

  「唔…唔……」凯儿两眼直翻,泪儿流出,粉脸煞白,吉田正好回头一见,
与莎露二女,也顾不了羞的,一推淫狂中的陈洛,二拉凯儿「叭!」的一声,大
鸡巴这才脱出凯儿的小嘴。

  大鸡巴头子一阵暴跳,显示已近高潮,吉田急一掠长发,樱口一张,接含了
过去,就是一阵含紧的猛吸、狠吮,只美得陈洛再也忍不住的一声低吼∶

  「咕噗!」一股热浓浓阳精如箭般猛射,吉田来不及吸吮,已有一股热精直
射入她咽喉内去,她差点呛住了嗓子,忙握紧鸡巴,小嘴一阵吸吮大鸡巴头子,
让那阳精一阵阵趐放,她吮了几口,吞下粉肚去,想推着鸡巴也给凯儿吃几口精
水,刚吐出鸡巴头子,「噗!噗!」又一股湿粘的精液直射,燥热的溅了她一头
一脸,躁得吉田媚脸直羞晃,急叫∶

  「凯儿,快来!他射了……快!射得太多……你快来吃上……」

  凯儿的嘴、喉咙正被大鸡巴顶得闷痛,这回被吉田抢去接口后,已稍复了芳
神,美目一定,见中国郎大鸡巴直冒精液,吉田吃了些,却满脸溅了一遍精水,
又躁又怪相,不由噗哧一笑,忙挺身过来,秀鼻上先挨喷了一堆粘液,也顾不得
揩,急樱口大张,吸住直流精液的大龟头,「罗!」的吃了一口热精。

  陈洛已软疲得不由得一躺下床,凯儿仍含住他的鸡巴猛吸,他服的让最后一
滴精水也射了出来。

  吉田拉过莎露,不及拭满脸淫精的推着莎露也去吃阳精,二女窝在他胯间,
三小嘴轮流的含着,吮着陈洛已渐趋软鸡巴。

  一会儿,吉田先擦干粉脸的粘精,与莎露左右睡入他怀中。

  莎露仍鼓着小嘴儿含着他趋软的阳物,凯儿和吉田二娇左右贴紧他,凯儿向
吉田说,陈洛出已了解她们三女的事。

  原来凯儿等三女,乃是其侦探社三个女密探,她们三女为侦查最近一连失踪
年轻美女的案件,故意为歹徒所劫,而被押到此俱乐部作地下卖淫工作,目的在
查出劫案主凶。

  陈洛在初与凯儿淫交时,已全部了解,他抱着二女,莎露也伏上来,伏在中
央,娇媚的对陈洛说∶

  「我们已暗查过一遍,主凶可能是那个女董事长姚夫人。」

  「我看没错,押我们来此的几个大汉之一叫马中的,似乎一直在姚夫人房中
来来去去的。」凯儿贴陈洛左侧插口说。右依的吉田撩着长发,妙目儿忽转了转
说∶

  「对了,刚才主持人娜丽姐夫人说散会时,我看见马中那色魔向姚夫人房中
走去。」

  姚夫人那娇媚蚀骨的美妇人,陈洛一想到她,色心又动起来,也为助三女查
案,他向怀中三美说∶

  「你们在此密商,我去查查她看看!」说着穿上内衣裤起床。

  三女已与他发至亲密关系,自也乐得他助阵。他穿上长裤,低首吻了凯儿小
嘴一下,又吻了吻吉儿红唇,与三女吻别。他轻步走出房门,见大厅中已一片昏
黑,时已三更。

  他走到姚夫人房门外,即闻得内有人声∶

  「我已说过,你再带来的女人我不采用。」姚夫人的娇声,似在怒气的嗔叫
着。

  陈洛不由好奇,从门锁之孔向内窥看。

  只见那叫马中的巨汉,一脸奸笑的在逼着妖媚的姚夫人∶「上次你不是用了
吗?好大姐,你就再帮忙一次吧!」

  「住口!我要的是自愿来此的女人,上次我不知你们是绑架的,现在警方已
全面注意,况且抓来的乐子也被你们拉去轮奸至死,出了人命,你们这些无法无
天的东西……」

  「嘿!嘿!好大姐,这次你不是看到那三个妞儿是自愿来的吗?」

  「哼!还不是被你们逼迫的!你们的底细我已摸清了,快走,否则休怪我要
报警了。」

  姚夫人媚脸愤愤的,那大汉却一步一步走前,忽冲上抓住她说∶

  「好……既然你这骚娘儿都知道了,那么也休怪我无情……」

  「你……呀!你要干什么!」姚夫人这回可真吓着了。

  「干你的骚穴!」

  大汉马中变得一脸奸淫怪相,粗手猛撕乱抓,「嘶!」一几声衣帛裂响,姚
夫人登时浑身暴露出她那特别丰满迷人的肉体,但见乳峰高耸,肥白大臀,小腹
下一片浓芳草。

  大汉「骨」的吞了一口口水,大手紧封住姚夫人小嘴儿,一手抱起她挣跳的
肥美娇躯,压上床去。

  「救……救命……」姚夫人拼命挣扎,小嘴呼叫不出,裸身儿一阵乱摆,乳
波臀浪的刺激得马中欲火更暴,色急的从裤中拉出大鸡巴,拼命的向她乱挣的迷
人小腹下乱挺,一面淫叫∶

  「呵呵!骚娘儿,你这身大美人肉儿,老子早想咬上一口……」

  马中压紧上,一手狂抓大奶子,一手握着大鸡巴,对住她那浓密阴毛洞儿想
插进去,可是姚夫人死命狂扭屁股,那大鸡巴顶了老半天,就是进不了门。

  「妈的!骚娘儿,你再挣扎,我就毙了你这天香园内所有女人!」大马中怒
吼着,原来这早有预谋,只见他接着一声暴喊∶

  「把娘儿们都给我押进来!」

  在房外偷窥的陈洛吓了跳,忙躲到一幽暗屋角处,但见大圆厅中各个房门一
开,莺声燕语的走出几个美女,几个凶神恶煞的歹徒个个露出狰狞面孔,手持手
枪,把一群美女全都押进了姚夫人的女董事房,而那些惊吓的客人则被五花大的
摔在厅中。

  姚夫人的房门一开,马中这淫魔得意的押着姚夫人出来,向他的手下说∶

  「各位弟兄,我们已被警方搜得无处可去,如今这地方正是我们的好隐处,
又有这么多美女作陪,大家先乐得消受一阵再说。」

  「好哇!老大万岁!」几个歹徒淫声怪叫,只吓得群雌花容失色,一个急色
徒,当先上前就要入姚夫人房内去抓女人,那马中的歹徒首领,忽一掌拍开他,
怪叫∶

  「急什么,这儿有二十个美女,我们共九人,还怕分不到么?先把那些人关
在一起!」

  「是!老大!」歹徒忙与几个恶棍将客人都关在一间房内,然后那歹徒老大
马中色迷迷约又押着姚夫人,光裸着身子进入她房内。

  马中淫笑的从挤在一堆的二十个美女中,挑出了主持人娜丽姐夫人,女夫人
女儿及两位脱衣舞娘佳美与露露,接是凯儿、吉田、莎露三女与歌女晓莉,姚夫
人共十一个动人美人,他要独享着,余下九女赶出房外。

  九个歹徒如苍蝇见糖般扑了过来,各人抓住一个,就在大厅中宣淫起来。

  一阵撕衣裂帛声与女人哭叫声,夹着歹徒淫声怪响,织成一片人间地狱似的。

  陈洛看到此,已怒火万丈,这班歹徒真是无法无天,可是在这地下室中,又
无法联络警察救援,只好以智取恶,他一面忍看着大厅中数女无情的被歹徒蹂躏
着,一面偷剑的掩至被关在房内的一堆客人。

  「啊!密司陈你没被……」丰田一见陈洛出现,出声救援,陈洛忙掩住他嘴
巴止声,一面替他解绑,一面说∶

  「丰田先生,这是一群陷害女人的凶手,你们几个合力对付厅中歹徒,趁他
们行乐中下手,另一人出门去连络警方,快……」

  几个客人纷纷拾拿木棒掩出门,陈洛又轻轻步行至姚夫人房外,从缝里向内
一看。

  只见歹徒老大,一丝不挂的坐在床上。一排长沙发上面十一个美人儿被大小
绑在一起,一字排下的。各个屁股下被垫个高枕头,玉门大开,十一张小嘴儿被
塞住布块,群美真欲叫不能,又羞又慌,楚楚可怜的泪儿直流。

  「呵呵!好一个肉门阵儿,唔……就先从老的开始。」

  马中顶着粗长丑物,摇晃的下床,走向头一个姚夫人,淫视了她一阵,一阵
淫水狂跳,大手忍不住探往她那两只又白又大肥的奶儿,一阵疯狂抓捏,只痛得
姚夫人唔唔呻吟,泪儿如注。

  一会儿,马中又探手狠捏着她体下饱突突的浓毛穴儿,玩了一会,改玩第二
个娜丽姐夫人,一掌抓奶,一手抚阴的,娜丽姐夫人一边流泪,一边忽频频向他
点头。马中一怔说∶「你想说什么吗?」

  娜丽姐夫人又羞急的直点头,马中拿出她口中的塞布,她吐了一口气,羞叫
的叫∶

  「先生求求您,您要玩,我给您玩,但请别连我女儿也玩上,她还小,还是
处女……」

  「哦!」马中淫看了看她那处女洞正大开的女儿贝娜,他忽伸毛手,捏着贝
娜前一对鼓鼓嫩嫩小奶子,淫说∶

  「呵呵!大宝贝,你这小宝贝儿,两只小苹果都成熟了,怎还说小呀!

  我就喜欢小的,呵呵!愈小愈紧!」

  小贝娜被他大手全身上下狂掏着,哭羞的死去活来,娜丽姐夫人直叫∶「小
乖女别慌!」母女天性,她哀求着马中放过她女儿。

  「呵呵!大宝贝别哭,你们母女两个我都要弄,老子就先采了小的,再老的,
嘻嘻!」

  马中淫狂了心,尤其母女两个均玉门大放,两只穴儿各自争艳的,他一阵刺
激,再也忍不住挑弄数女,握着巨丑物,大鸡巴直向小贝娜玉门顶去。

  娜丽姐夫人一声尖叫,美目一闭,不敢再看下。却忽然听得马中一声闷哼,
「咚!」的一声,他忙美目一睁看。

  「啊!」

  只见那英俊的中国郎陈洛手持木棍,将马中打昏在地,群美芳心又羞又喜,
感激的目光直往陈洛勾抛。

  当他替群美解绑后,小贝娜感激忘形的扑入他怀中,直送香吻,小妞热情奔
放,陈洛一触及她一丝不挂的嫩肉儿,不觉一阵魂消,大手不觉抚着她浑圆的屁
股。

  一当捏住一只娇小乳房时,直逗得小贝娜娇喘嘘嘘的小嘴儿火热狂吻着他。

  娜丽姐夫人与数女急穿上内衣裙,娜丽姐夫人见女儿像骚狐狸儿似的光着身
子直缠着陈洛,不由又羞又急地叫说∶

  「死丫头,看你成什么样子呀……快穿衣服呀!」

  凯儿三女在旁也看得妒火醋意的,凯儿嘘叫着说∶

  「小浪货!小骚货!」

  小贝娜这才如梦初醒,乍见光着身子,竟窝在个大男人身上,而且众女妒目
睽睽之下,只噪得她小脸如红布泄上的,羞叫一声「妈咪」,一急挣开陈洛的怀
抱,拉开陈洛摸乳之毛爪,扑向她妈咪娜丽姐夫人。

  「死丫头,还不快把衣服穿上!」娜丽姐夫人拉着她,急帮着她穿上乳罩、
三角裤、紧身装……

  陈洛这也才定了定神的向众女笑了笑,拉着妖媚的姚夫人与众人出房去。

  大厅中九个歹徒已被打昏一地,九个女郎也已整装,与客人在合力的绑着歹
徒。

  房门一开,警察已来到,将马中等几个歹徒捕去。

  此刻天已快亮,陈洛这才感疲得欲眠,众女与群客感激无比,大厅中又热闹
起来……

  陈洛喝了些酒,由凯儿吉田三女扶着他进入一号套房内……

  「唔!你们三女侦探任务已达,也该回去了呀!」陈洛半昏的躺到床上,吉
田低首樱唇一嘟,蜜吻了他一阵,嗲媚媚的说∶

  「我们是要回去,可是我们现在改变主意,侦探社不去了,我们要同你去台
湾或香港……」

  「什么……你们……」陈洛打了一个酒呃,俊目一睁奇问。

  凯儿娇柔柔的伏到他身上媚声说∶

  「达令,我们已查明了你的身份,你是港台富商,总管各种行业。嗯!难道
你玩了我们就不要了吗?」

  陈洛这才明白,看了看美丽的三个日本小姐,笑着说∶

  「好吧!我要你们,就在我的俱乐部香港地方工作……」说着已昏昏睡去。

  三女高兴的吻别他而去。房门一闪,小贝娜溜了进来,这小妞热情早熟,春
情早动,偷偷的锁上房门,见陈洛正睡得沉沉,她走近床前,轻吻了他一下,低
声嗲道∶

  「中国大哥哥,您真勇敢,小妹今夜要报答您。」说着竟自剥下衣裤,仅剩
三点式的睡入他身上去。一会儿,床上丢下奶罩、三角裤……

  睡梦中,陈洛一根鸡巴似梦交淫的怒顶着,小贝娜咬唇,玉手抓着他大鸡巴
头子对住了嫩嫩小穴口儿,一阵摇晃擦得小妞娇喘大作。那含苞穴儿、两片阴唇
湿润润的骚水如注,她伏紧他,银牙一咬,屁股用力一坐,「咕滋!」一声,大
鸡巴头子被夹进了嫩穴口儿,一阵裂痛,慌得她美臀一提,小穴退出大鸡巴,坐
在他腿上望着大鸡巴直发怔∶

  「啃!这么大,怎装得进去……」

  小贝娜又爱又怕的小手握着鸡巴直上下套动着,妙目儿一转,似害羞的看了
看沉睡中的陈洛,这才舌儿一吐,一低首,小樱口儿大大一张,「咕」的勉强含
住了个大鸡巴头子,吸了吸,热热的,涨得小嘴巴直发酸,忙尽吐香液,把根大
鸡巴弄得油滑滑的,这才又跨身上去。

  小手拨开了两片阴唇,穴口一裂,对上了大鸡巴头子,狠刮着竖突突的穴核
儿,美趐得她娇哼浪喘的。

  正芳魂欲飘间,睡眠中的陈洛双手摸到她扭晃的屁股,冷不防用力一抱,只
闻「吱唧!」一声,那小小嫩穴儿竟吞下大半根鸡巴。

  苞开瓜破的一阵暴涨裂痛,只痛得小贝娜杀猪似的一声尖叫,小屁股拼命乱
晃,想退出大鸡巴,奈何睡梦中的陈洛,有感的用力抱紧她的小屁股,那大鸡巴
反而尽根的直入进小嫩穴内……

  「哇!痛死人了!不来了!妈啊……」

  小贝娜痛得鬼哭乱叫,小身儿死命狂挣。

  「叭!」的挣出了大鸡巴,那嫩穴肉儿被带翻了出来,又痛得她一声尖叫,
小手掩紧小穴,滚在他身边直呻吟,那穴儿处女血一股股流出,小妮子再也不敢
自动上阵了。

  次日,时已近午,陈洛醒来,有点沉迷中,仍迷躺着,一根大鸡巴火硬得又
粗又长,习价的睡醒非解火一下不可,正在被中自淫着。一手忽触着一具光嫩嫩
的肉体,以为是凯儿,因其娇小型,不由分说的反身压了上去,大鸡巴火热的抵
住女人的小肉洞口就用力一弄,「咕!」的插进了一个奇紧湿热的小嫩穴。

  正舒服得迷神狂吻香唇、手抓嫩奶儿之时,忽闻身下妞身浪肉狂抖,小手紧
抓着他,张开樱口只听得一声哭叫∶

  「妈啊!救命呀!小穴插破了!」

  陈洛这才挺起上身一看,天!怎是那个十六岁小女孩——娜丽姐夫人的千金
小贝娜啊!

  见她哭叫个不停,为恐惊动他人,反而更窘,索性吻紧她樱口,下部轻抽急
插了起来。

  小贝娜抖着挣着,那妙处儿缩得奇紧,包得陈洛一根大鸡巴痛快无比,他忍
不住愈抽愈快。

  好一阵子,小嫩穴插松了,麻了,高潮来到,小妮子阴水狂放,这才止挣了
些。陈洛吻放小嘴,只见这小妮子一脸消魂相。他插紧了她嫩穴儿,一阵顶磨花
心儿使她丢得趐美。

  「嗯呀!怎这下子,怎么美啊!哎呀,我要死了……」

  大鸡巴头子不停的顶磨着小贝娜的花心,阵阵趐麻中,初尝消魂的小妞,淫
水狂喷,丢得欲仙欲死,奇紧的小嫩穴儿,热烘烘的,夹得陈洛再也顾不了怜香
惜玉,开始用力的急抽猛插起来。

  「拍!拍!」肉碰肉的激响,小妞头儿晃着,一阵猛弄,插得小贝娜小脸失
色,子宫发痛,忍不住抖声浪啼∶

  「好哥哥!大鸡巴哥!人家吃不消了……人家不要了……痛……」

  「小宝贝儿,忍点……大……大哥快射了……」

  陈洛痛快无比的一下下猛捣那紧夹的嫩穴儿,拼命的弄着,一股阳精趐趐欲
射。那粗如儿臂、十至八寸长的大鸡巴涨得更粗长,尽根到底的狂弄,弄得小贝
娜又哭叫了起来。

  「忍点……忍点……小妞乖……我……我快出来……」

  陈洛压紧她正扭抖摇摆的小玉体儿,下部抽插得更快,就在一股趐精欲射之
时……

  「碰!」房门一开,小贝娜的母亲,娜丽姐夫人忽闯了进来。

  「快停停……你……你要弄死我女儿了……」娜丽姐夫人奔至床前,拉着陈
洛道。

  「尺!」的一声,大鸡巴抽出小嫩穴,痛得小贝娜软瘫中又尖吟了一声。

  陈洛一股阳精欲丢,正欲火狂乱中,乍见被一个美艳妇人拉着,他色心狂放
中,反一把按着她压倒在床,不由分说的大手急伸,翻起她长裙,两条雪白丰满
大腿,一件薄薄粉红色三角裤高凸凸的一块肥肉,他一把撕下三角裤,托着大粗
涨得闷热的大鸡巴,对住那长满毛的肉穴儿,插入两片肥厚阴唇中,就在娜丽姐
夫人一声尖叫中,他不顾一切,用力一弄。

  「咕吱!」一声,整根大鸡巴肉紧的插入了肥穴内,一阵火热紧夹,舒服得
他闭目一阵急猛抽送。

  阴户中尚无淫水的娜丽姐夫人来不及挣扎,像被他强奸似的塞入大鸡巴,一
阵涨痛,痛得她美目泪儿一滚,光突突的下身一阵狂扭,又羞又急的尖声大叫∶

  「哎呀!要死了……痛……快停……我是娜丽姐夫人,不能弄啊……」

  欲火正狂的他疯狂的猛插着紧热的肥穴儿,一低首,上面的一口儿也给她封
了起来,娜丽姐夫人「吱哇晤唔」的抖叫,他却又撕下她胸衣,双掌狂抚,抓捏
着两只软嫩的大乳房,下面弄得更快。

  几百下后,娜丽姐夫人淫水大放,大鸡巴头子直点子宫,下下直贯,使久旷
未再性交的娜丽姐夫人,这会儿,弄得她趐麻麻的,花心大开!

  「啧!」陈洛吻开她莠唇,吮着粉颈,往下一口含住一粒奶头儿,娜丽姐夫
人忍不佳,再也顾不了女儿在旁的放声浪叫了∶

  「唉……喔……弄死小浪妇了……大鸡巴……用力……」

  「啊……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哎呀……我……」

  「啊……妈咪!」一旁已休息一回的小贝娜,伏着床,粉脸羞贴枕头,吃吃
羞笑着,看着她妈咪挨弄浪吟∶

  娜丽姐天人秀脸晃着,美目紧闭,下面白大的屁股疯狂的扭抛,迎着他下下
捅进肥美阴户儿。

  不知过了多久,陈洛忽粗粗低吼,大鸡巴疯狂的猛弄猛顶,娜丽姐夫人欲仙
欲死中,见他鼻孔出气,弄得很急,如他已痛快得欲射阳精,不忍趐的一把拉了
女儿过来,急说∶

  「小贝娜,快……快丢给他含鸡巴,他要丢了,把他的阳精吃下去,会补你
的小身子,快……」

  「妈咪……我……」小具娜羞扭着。

  「死丫头,还羞什么,一整夜弄翻天,还害羞……快……快去吃……好补身
子……」

  娜丽姐夫人感觉阴户中,大鸡巴急出急入间,忽紧顶住子宫口,一股热流直
贯花心,忙忍趐的一推女儿。

  小贝娜羞掩着小脸儿,将樱口急依过来,「叭!」一声,娜丽姐夫人一偏屁
股,肥穴儿退出了一直抖跳不停的大鸡巴,那马眼一张,一股阳精又猛射出了一
堆,正好喷上迎面而来的小贝娜,粘粘的、热热的阳精喷了小贝娜一头一脸,不
由气羞小妮子,猛一张口「咕!」的猛含住大鸡巴,就一阵狠吸狠吮,美得陈洛
直叫「好!好」阳精射得更急更多,小贝娜一口口的吃着,热热的黏黏的尽往小
肚子内吞。

  「咚!」陈洛软倒下床去,娜丽姐夫人徐娘解情的尽脱去衣物,把光突突的
肥美肉体紧贴他身上,由着他舒服的亲嘴、吻奶与抚摸肥美裸身…

  一回儿,小贝娜擦干了满脸儿精液,陈洛拉着她,也一起睡着,左右刺激而
快意的抱抚着这一对骚媚洋母女。

  渐渐的,他两手各抚着这对母女的肥穴儿,摸着摸着又小睡过去……

  娜丽姐夫人母女俩,见他昏昏半眠着,母女同淫一夫,娜丽姐夫人欲醒,自
看娇美的女儿,浑身光嫩嫩的,曲线小巧玲珑,乳尖臀圆,小粉肚下,一小撮茸
茸嫩毛,穴儿肿鼓鼓的。看看自己一只肥突突,洞儿也裂翻,两只母女穴儿被两
只毛手紧探,两个小肉洞内,还母女同夹根毛指儿,娜丽姐夫人有些羞意。

  看看女儿也正羞瞪着她瞧,不由啐了一声,想挣身起床,奈何肥穴儿被毛爪
扣得牢牢,休想动也。

  娜丽姐夫人此刻倒真有些羞急起来,却闻宝贝女儿怪声呓说∶

  「妈咪!女……女儿爱他……妈咪也爱,女儿要嫁……他就连妈咪也要一起
娶过去……」

  「呸!浪丫头,哪有连丈母娘也一起娶过门的!」

  娜丽姐夫人又啐了一声噪叫着,推着毛手,想摆出阴户,大白屁股扭晃着,
肥嫩的肉儿擦着,半睡中的他,一阵肉麻,反而握住了手中肉紧紧的不放。

  娜丽姐夫人推了推,扭了扭屁股,就是摆不出他握穴的手爪,不由真羞急起
来,这时却又听女儿在羞笑说∶

  「妈咪!你又骚痒了吗!再叫他给你插嘛!」

  「死丫头,你胡叫什么?」娜丽姐夫人真是又羞又气,偏偏这时,房门外传
来了姊妹淘安娜夫人的声音∶

  「密司陈,已开早饭了,起床来吃吗?」

  一阵细步声似要进门来。

  此刻母女俩光突突的同淫一夫怪相,若是被撞见……急得顾不得一切,死命
一挣,一不小心「噗通!」跌下了床。

  「哎呀!」

  「吗咪!」小贝娜惊叫着。

  「死丫头,别出声!」娜丽姐夫人忍着痛,羞急的瞪女儿一眼,忙挺起身,
急穿上奶罩、三角裤……

  「妈咪,你的身材好美呀!脱下衣服,女儿才真的看到你……」

  娜丽姐夫人不好意思的骂声∶「骚丫头!」急从后门溜出去。

  「碰碰!」门儿敲响着,姚夫人欲进来。

  小贝娜这才也有点羞意,当地也挣出陈洛怀抱时,一面急穿着内衣裤、迷你
裙,正想也溜出后门,忽妙目儿一转,心想∶

  「达令,睡中正需要女人抱抱,对了,让他也享受一下美艳的安娜阿姨!」

  小妮子有意使坏,偷偷从衣中取出一瓶强烈春药,这是平日供给客人长时间
娱乐之用,她不知如何份量,急忙中索性倒出几粒,含在口中,伏首吻住陈洛嘴
巴,把那些药粒全吐入陈洛体内。

  「嘿!这下看看风骚的姚子阿姨如何应付。」小贝娜不知厉害的,「啧!」
的又吻了陈洛一下说∶

  「好哥哥,看小妹多爱你,小妹要让你好好的舒服一下。」小妮子吻过了陈
洛,一挺身,着地离开床,溜出后门,再看一看手中的春药瓶,不由呆了。

  只见那瓶内盖子下塞着一张小纸条,上写∶「药分三色,白药丸一小时,黄
药丸三小时,红色乐丸最烈,非十日之时或连淫数女不泄。红色丸勿轻服,正常
勿服,老年或阳萎者可服之。」

  「天!不好了,刚才我给他服了不少粒,其中红色丸怕不少于三粒以上……
这糟了……快去告诉妈咪想想办法。」

  小妮子可慌了,一面急跑去找妈咪,一面想∶那大鸡巴暴涨得又粗又长,像
在弄尽了天下所有女人似的,安阿姨在哭着求饶……

  小贝娜愈想愈心慌,不由边跑边叫∶「妈咪!妈咪!」

  时已正,群美在聚着,女主人等待在房内设一酒席并放音乐,由歌女玛莉一
面歌唱,一面有两个动人女郎露露与佳美在跳着脱衣舞,准备好好款待陈洛,以
报答他昨夜除恶解危之劳。

  「奇怪……安娜夫人去了很久,怎还没见她请密司陈出来?」大家媚眼频频
注视着房门,诧异的问说。

  娜丽姐夫人已和陈洛有一腿之交,闻言粉面一红,心想∶

  「他……性欲特强…难道这妮子也被搞上……」

  娜丽姐夫人想得不错,可是她万万料不到她那宝贝女儿,竟拿强烈春药给陈
洛吞食,而这时妖艳迷人的安娜也正如小贝娜所怕想的,妮子真在哭声求饶。

  陈洛性本强,虽一早泄了一次,可是在被偷服下大量烈性春药后,那物涨得
近尺把长,身燥热难奈,肉欲大作中失却理智的正压紧着妖艳的娜丽姐夫人。

  疯狂的他那根被烈性药物刺激得近尺长、粗如手电筒的特大号鸡巴,一弄入
安娜夫人骚穴内,就是一阵狂抽狂插。

  那粗壮的特大号鸡巴,弄得安娜趐一阵、痛一阵,起先她还以为陈洛是爱慕
而干玩她一下,她也爱他风流俊逸而投怀送抱,这回见他一插就一个小时多,不
但不泄,反而愈弄愈有劲,弄得她淫水直流,不由哀声告饶∶

  「哎呀!大鸡巴达令,不能再插了,姐姐,吃不消了……弄坏小肚子……」

  安夫人尖声吟浪着,又再挨了一回。忽见双目火红,一付兽欲疯狂淫相,毕
竟她有点经验,再忍痛想一想,想到他定服了春药,才如此发狂,忙拼命手挣,
挣开了,她滚下床去。陈洛红着双眼,胯下物怒勃,呼呼淫吼着,像只大猩猩似
的扑追上去。

  慌得安夫人在地上不及挺身,忙着向沙发椅边之小桌爬去,当地到达小桌边
时,陈洛也扑到来,发狂的淫目瞪着姚夫人的屁股,他一顶大鸡巴,「咕吱!」

  的从美臀后又插入小穴内,一下子直入到底,弄得姚夫人闷哼一声。

  他已疯狂的一面又猛插,一面竟淫狂的抓捏着她那肥美大屁股肉儿,一面还
乱吼着∶

  「好屁股!好屁股!」

  安夫人白白滑嫩的迷人大屁股,被他拍抓得一块青、一块红,那根大鸡巴,
「叭!」的抽出穴口,滑至小小屁门儿,是要入屁眼儿。那近尺长巨物,要是这
一通到底,怕不弄穿了……慌得她边狂扭屁股,边将玉手摸到小桌上,取到冷水
壶。就在陈洛猛一顶下,大龟头挤入小屁眼内,安夫人杀猪般的一声尖叫,抓住
冷水壶的玉手往后一抛……

  「哗啦!」一声,冷水壶正好从陈洛的头上飞过,壶盖一落,冷水冲了他一
头一脸,陈洛打了一个寒颤,从淫热中一时清醒了神智,他往后地毡上一坐。

  「咕……」刚塞入安夫人屁眼儿的大鸡巴头子退出了,安夫人这才舒了一口
气,回身来,见陈洛好了些,正在抹拭满面冷水。

  「你……你好坏……那么凶……」

  女夫人拉着被他撕碎的一条裙子,为他擦拭冷水,媚目一溜,见那根巨物还
在蹦蹦跳跳的。

  「唔唔……你是……」陈洛暂冷却了些,但因被服多量药物,体内仍在欲火
燃烧,他有点半醒半迷的淫视着她,看得姚夫人芳心狂跳,忙咬一咬红唇,拉他
站起来说∶

  「我是这里的主持人安娜夫人,你还不知我是谁?你是吃了药吗?坏蛋!」

  「哎!药物!什么药物?你是那美丽风骚迷人的美妇人姚子……」

  「要死了,你怎还昏昏的,你到底吃了多少春药啊?」

  姚子忙又拿巾儿漏了些冷水替他拭脸,一面又倒杯冷水给他喝了下去,暂止
了陈洛一肚子火。

  直到她替他穿上内衣裤时,陈洛喝下一杯冷水,倒真清醒了不少,虽然体内
仍烧着,还好那根近尺物缩短了些,否则走起路来,可真够瞧的……

  「陈……好了些吧……」

  「唔……好多了,奇怪!我怎会……真对不起,刚才弄得你全身伤痕,一面
发肿……」

  「唉!你还说。」安娜夫人晕红着脸,依偎着他步入餐房中。

  「安娜夫人,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大家有点嗔怪的迎上来,拉陈洛坐入酒
席,开始用餐。

  安娜夫人咬唇低首,满脸通红正想说什么的,一旁的娜丽姐夫人心中有数,
美目勾了勾她一下,说∶

  「你看,你没看她红的,八成没干好事儿……」

  臊得安娜狠白了她一眼,姚夫人正在亲切的招待陈洛,倒没注意她们。

  她拍了拍手,曲线动人的舞女郎佳美促促的走到音响地方,放了一张热门春
情唱片。

  音乐一响,美丽的歌女玛莉开始媚人热情唱着扭着,佳美与露露疯狂的扭跳
着,边扭边一件件的脱去外衣、内衣、奶罩……

  姚夫人是有意感陈洛的解危之恩,数女更仰慕他的勇敢与英俊风流……却不
知如此一来,反而加速勾起他体内烧起的欲火,那体内未退去的春情药又在助兴
着,他双目逐渐的又为一股狂欲烧红起,色溜溜的盯着满室美女,嘴角浮出淫淫
微笑……

  一旁的安娜夫人过来,见陈洛双目又红,暗叫了声「糟!」正欲向姚夫人述
说,但已迟了……

  陈洛半迷半醒的,饱暖淫作下,一只毛手首当其冲的突摸在半依着的姚夫人
肥臀上,虽隔着一件薄纱浴衣,但那娇媚蚀骨的姚子夫人,虽年已四十,已入徐
娘,但因她平日保养得好,常浸洗牛奶浴,一身肉儿如少女般光滑细嫩,尤其身
材丰满。陈洛一探她肥臀地方,但觉薄纱内臀肉更细嫩嫩的浑圆肥大得迷死人,
不觉揉抚起来。

  姚夫人媚脸通红,芳心乱抖,虽也有意,但却不想在这群美中有所淫行,但
却万料不到这英俊的东方郎君,体内有助燃春情药物,见他虽双目紧盯脱衣舞中
的佳美、露露,但仍不停摸抚她的圆臀。

  「密司陈……别……别这样……」姚夫人玉手抓住他怪手,有点嗔说。

  陈洛反而更加欲狂,回头一见她那妖媚无比的花容,半隐现浴衣内的肉感玉
体,不由反而忽的抱紧,竟一口低吻下,狠吸着她粉颈、趐胸,一边低叫∶

  「美……美丽的肉大尤物……我……我爱你……」

  「不……不……你怎么这样冲动!哎痛……别,奶头儿……」

  姚夫人有些羞起,但觉粉胸一只乳尖儿又发痛着,陈洛竟拉下她浴衣,强拉
下她胸罩,两只肥大美乳间,他又含住一颗红艳小奶头吸吮、轻咬着。

  「哎!你轻点咬……哎你…怎么冲动嘛……佳美、露露你们快来,别跳了,
快来侍候他……」

  正跳着脱衣服的佳美、露露,一个燕瘦一个环肥,二女已脱剩一条三角裤遮
羞,闻女主人嗔叫,忙双双脸红红的扭了过来。

  见陈洛仍死缠着女主人,摸吻、挑弄,姚夫人瞪了她们一眼,二女这才咬咬
唇,忽自动拉下仅存的一件三角裤,左右围着陈洛,挺阴抛奶的骚扭着,勾诱着
陈洛。

  果然陈洛无意中色眼一溜,乍见之下,一阵欲火更形冲动,忽放开姚夫人,
起座一手托着光嫩嫩的佳美、露露,双双按倒在地毡上,疯狂的一口吻吸着露露
的肉弹型大奶,一手按紧着佳美小穴狂吻、猛挖,搞得二女浪声怪笑。

  姚夫人呆呆的,挺着暴露的趐胸肥奶,怔怔的看着疯狂的陈洛在狂挑着二舞
女郎。

  「他怎会这样?」姚夫人喃喃自语,娜丽姐夫人也奇怪的依上来争看着。

  「姚大姐,他似乎是吃了春药,刚才我……我被他……」安娜夫人终于羞答
答的说。

  这时门外一闪,小贝娜闯了进来,见此光景,只好又羞又怕的据实报告乃母
与姚夫人。

  「什么……要命,你这骚丫头竟给他吃强烈春药……」娜丽姐夫人一把拉过
女儿嗔责着。

  「人……人家不知……又一时性急中……」一小贝娜羞低着头说。

  「好呀!原来是你这小丫头作怪,想整安娜阿姨……」安娜追过来要抓小贝
娜,嗔叫不已,正骚闹中,忽闻佳美在地毡上尖叫一声∶

  「哎呀!吓死了,这么大呀!」

  众人不由向下望去,只见陈洛已赤裸着壮身,胯下一根大鸡巴暴涨得怕不有
尺把长,粗如手电筒般的,佳美花容失色的正用一只玉手抓牢它。

  陈洛躺着,一张大嘴在狂吸着伏着他头上的露露阴户,露露也吃惊的盯着那
特大号的大鸡巴直抖着。

  「死丫头,都是你作怪,把他那东西弄成这吓人状,你自己去挨吧!」

  安娜着小贝娜。

  小妮子早被他破瓜,七、八寸长就已弄得她死去活来,如今弄成这大法,叫
她怎吃得消,况且开苞后,小嫩洞还肿痛着。

  安娜推着她,只羞慌得她一抖,躲到妈咪身后,直叫∶「好阿姨,我以后不
敢了!」

  这时陈洛已压着苗条动人的佳美在先开刀,佳美还是处女身,被他强奸似的
小嫩穴塞进个特大号大鸡巴,只弄得她尖声狂叫,嫩穴开了一大洞,鲜血如注。

  幸好姚夫人已了解情况,镇定的指挥群美轮流上阵应付。

  这时门外突然铃声一响。

  「有人来啦!小贝娜去看看是谁,不要给人随便进来。」姚夫人已半裸着喷
火的肉感娇躯,叫小贝娜去见访,自然也因其乃母在场,不好同淫。

  小贝娜出去后,姚夫人这才与娜丽姐夫人、安娜夫人,三个风情万种的美妇
人,各微带羞意的看看,一咬银牙,三妇人尽脱光了衣物,呈出她们徐娘丰熟的
美好肉体,使出媚态的合扑而上,以解决陈洛强烈之欲火。

  歌女郎则被派在门边把风着,以恐外人撞见这疯狂无遮大会。

  陈洛在色令智昏中,可真享受了最艳福,他那只特大金枪,不倒的一个接一
个,扫刺各个不同异味的美女阴户,他手上握着、捏着,尽是温香软肉,嘴上吻
着、吮着都是软肉温香,他色心大开的狂淫了五个美艳美女,这回可真是大开洋
荤了。

  一场五女一男激烈的在肉搏着,这时出门去见访客的小贝娜从地下室中走出
酒吧间,门外挂着「本日公休」,却见几个人影在门外徘徊着,一会电铃又响。

  「谁呀?」

  门儿一张,走进五位大美人儿,其中三位正是与陈洛有约的凯儿吉田、莎露
二女,另两位东方大美人,陈洛随行的女秘书兼情妇莺莺和盈盈。

  「小贝娜,我来介绍,这两位是密司陈的女秘书,也是……」凯儿拉小贝娜
依耳说∶「也是他的美丽小情妇!」

  小贝娜睁大了美目,不停的打量着莺莺和盈盈,见这两东方美女,真是娇艳
如花,身材性感迷人,不由说了声∶

  「好美的两位中国姐姐,我叫小贝娜,你们好。」

  「好!小妹妹。」莺莺和盈盈上前分握着她小玉手儿,说∶

  「你更美,小妹妹。」

  「小贝娜,她们在港台地方的密司陈总公司有急电来,要来请密司陈急回国
去。」吉田习惯地掠了掠长发说。

  小贝娜一听,心儿可又跳了,想到因自己一手造成之羞人事,地下室女主人
房中正大开无遮之会。

  小贝娜脸红红的,凯儿三女觉得怪怪,不停逼问着小妮子,烦得小贝娜只好
又据实说出,只听五美芳心狂跳,各个羞看了看,终於决定去助战去。

  地下室,姚夫人房中。

  五女∶姚子、安娜、娜丽姐夫人三位美妇人与佳美、露露二舞女郎,五个阴
户儿,迎战陈洛的一根特大号鸡巴。

  轮了一圈已各个被弄肿了穴儿,正值阴户已不能再战,五女为求尽快解决陈
洛的欲火,改用上方口攻,套着他大鸡巴。

  鸡巴太大,佳美与露露含了一阵,没片刻已含得小嘴巴酸痛欲裂,有经验的
三美忙轮流替上。

  搞了大半天,陈洛还没有泄精迹象,五女可真急了。最后,姚夫人吐出大鸡
巴,向地毡上忽一趴高,耸起她迷人丰臀向着陈洛,银牙一咬,说∶

  「大鸡巴达令,姐姐屁眼儿小,给你花开后庭可要轻点搞!」

  说着,大而白迷死人的丰臀对着陈洛直扭晃,晃得陈洛双眼火,欲火焚身,
只要有洞,他都恨不得立即插遍。他一个虎跃,伏在姚夫人高耸的大屁股后,特
大号大鸡巴努力的挤着、钻着,要破屁门儿。

  一旁四女看得直替姚大姐担心,但自家儿摸摸后门可都不敢试试,只见陈洛
特大号鸡巴一阵急顶,双手反抱到姚夫人前腹,似已弄进了大鸡巴头子,四女掩
脸不敢再看,只听姚大姐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哇~~~……」

  「吱!」的一声,四女不禁放手一看,天!那根特大号近尺长的大鸡巴由头
到底的竟已尽根塞入了姚夫人的小小屁眼,那屁门被涨得滚圆,夹着一些血丝,
屁门是插裂了,四女不约而同的朝姚夫人脸上看去。

  啊!姚大姐昏过去了,是痛得忍不住晕过去了。

  「不……不行……快停停,你的太大,姚夫人被你弄昏了,快抽出来!」

  四女中较小的佳美,忍不住在推着他。

  可是那奇紧无比的紧夹屁眼儿,正包夹着陈洛一根大鸡巴,包裹得肉紧痛快
无比,加上姚夫人那白嫩得出水的迷死人大屁股,陈洛不停的抚摸着,拍抓着,
大鸡巴在紧夹中一抽出半根,忍不住又狠狠一捅到底,接着便疯狂的狠抽猛弄起
来。

  一阵更剧烈的闷涨、暴痛,特大号鸡巴穿透着小屁门,痛得姚夫人醒过来又
昏过去,一张媚脸满是泪水。

  平时一根粗鸡巴弄女人屁股就已吃不消,这下弄得近尺长的,粗粗的只弄得
姚夫人一儿又痛醒来,尖声大叫∶

  「哎呀!痛死人了!大肠都搅翻了……哎呀……」

  姚夫人一边痛叫着,一边咬牙切齿的猛缩屁门,想把他一根火桩似的大鸡巴
夹出精来,一面忍痛的狂摇大屁股,令陈洛舒服的毛孔齐放,拼的猛插、猛弄,
可就是还丢不出精来。

  「叭!」的一声,姚夫人实在痛得再也忍不住了,死命地一挣,小屁门退出
特大号鸡巴,痛得她差点又昏过去。

  她滚开一边,陈洛正痛快无比,这一被挣脱,其急噪得大鸡巴一顶一顶的,
欲火正至高潮的低吼一声,追弄过去。

  慌姚夫人屁股直缩,再也不敢领教,急苦苦的双手抓紧那根吓人大鸡巴,直
苦叫∶

  「大鸡巴达令,饶了人家呀!你的实在太大了,姐姐的屁股实吃不消……」

  可是陈洛正至高潮顶点,说什么也非再插她一顿屁眼不可,他抓着她肉感娇
躯,推高她两条丰满大腿,呈露出那肿突突的肥美阴户,下方一个小小屁门,也
还大大开着口儿,他想再顶入大鸡巴,可是被她拼命的抓牢他巨物。

  四女也合推着他,叫他怜香惜玉的哀求着。

  正在不可开交之际,莺莺、盈盈、凯儿、吉田等五个美女生力军援来到,这
才解了姚夫人之屁股劫。

  莺莺和盈盈乍见情郎之暴长巨物,倒也真大吃一惊,但一下有五女可轮流夹
攻,再战也大可放心一决。

  五美∶五个年轻女郎、东方佳丽联合再生军,一件件迷人美女衣物飞抛,剥
光光的围成五朵花瓣似的一圈,玉体横陈,玉门大开的等着陈洛跳入圈中,举阳
一阵扫射。

  一声声尖吟浪哼声,陈洛又一个接一个的冲刺起来……直到日落黄昏,又再
开采了一个处女歌女郎莉,那紧热的处女穴,包夹得他再也忍不住了,才一股阳
精狂射,射得玛莉花心狂颤,晕了过去……

  一大下午,连御十数美女,陈洛尽情狂泄后,欲火总算平止了下来。

  看着满室美女,东倒西躺的,神智一清,他抓抓头苦笑∶

  「唉!这笔风流帐真不知怎么算……」